一块长不过5厘米、宽不过2厘米的有机玻璃上,刻满了上百只形态各异的公鸡,这件维妙维肖的微雕作品出自一位年近八旬的白叟之手,你信吗?

  白叟名叫张全海,家住上海嘉定区江桥镇,1940年诞生,是一名“骨灰级”的微雕爱好者,从事微雕艺术已经有40多年,作品出过国门,获过国际奖项。往常虽已年老
,但张全海对微雕的热爱却丝毫未减。

百态鸡(2015年法国国际艺术节的最佳创作奖获奖作品)

  曾花1500元“巨款”购置显微镜

  张全海是江苏常州人,小时候因家庭变故离开上海嘉定投奔表姐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张全海在回老家的火车站碰到了一个专门在钢笔上刻字的徒弟,刻一支收一角二毛。“从西安到上海,所有花销都是刻字赚的,还赚了23块。”这位徒弟的话让张全海心生艳羡,回到老家,他便起头本身揣摩
起镌刻。

12生肖

  在深造的过程中,张全海发现,要练好镌刻,画画和写字都是基础功。表姐家也不富裕,热爱画画的张全海没钱买纸笔,就削柳条、自制“柳条笔”,在泥地上描画各种斑纹,画了涂,涂了画。同时,他节衣缩食
,花一角六分钱买了一把扦脚刀,在竹竿上刻字作画,不断练习,镌刻技艺日渐提高。

  不久后,张全海也能像当初遇到的刻字徒弟一样,哄骗课余时间在校门外摆起摊头,在钢笔上刻一个字收5分钱,刻一只孔雀收1毛5,生活费就有了着落。为了积累更多的镌刻素材,他常去上海植物园写生,一待就是一整天,把每一个植物的动作都记录下来,回家仔细揣摩。

  基础的饥寒解决之后,张全海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心爱的微雕上。当时工人工资每月只有二三十元钱,他却东拼西凑,借了1500元“巨款”购置了一台显微镜,工作之余每天花8小时来钻研微雕。

  刻错一刀整件作品就报废

  经由几十年的积累,往常张全海已经创作了上千件微雕作品,内容涉及人物、花鸟、山川等各种题材,形态各异、活灵活现。他镌刻的作品粗劣细腻,让人爱不释手。如《金陵12钗》中,人物心情丰富,或喜或嗔;在放大镜下视察,《九龙璧》中不仅九龙情态各异,以至连龙爪上的鳞片也清晰可见。

  微雕作品刻在甚么
下面?张全海不拘一格,曾在钢笔杆、有机玻璃、牛角、玉石、象牙、珍珠、石头、牛马尾巴、龙虾须、贝壳、头发丝等资料上测验考试过微雕艺术。走进张全海的家,犹如进入一个微观的艺术全国,九龙戏珠、百鸟图等一件件微雕作品都被他演绎在米粒般大小的各种材质上。

微雕用的工具

  张全海说,彩色微雕是十分难题的:先要把材质加工成适合镌刻的薄片,镌刻完毕后上基础色,而后用针尖慢慢地上色作画,每一“笔”都要慎之又慎,周围必须十分安静,连呼吸都要不寒而栗地控制,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。“镌刻的时候是没有模板能够参照的,全靠脑海里对图形的影象,以是必须要对刻的图案十分熟习,不然错了一刀,整件作品就报废了。”

  张全海表示,因为对从业者的书法、绘画功底要求高,并且耗时耗力、收益不大,基础只能靠兴趣支撑,往常深造微雕的年轻人已经越来越少。“这是一门古老而有魅力的官方手工艺术,我想通过本身的起劲,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喜爱微雕、关注微雕,把这门才具传承上来。”